富士康副总裁:工业4.0其实并不适合台湾_0
分类:新酷科技 热度:

我在某次讲座中谈到“工业4.0不是中国台湾的菜”之后,有朋友在相关文章底下这样评论:“从鸿海出来的对工业4.0的了解,也不过如此的程度。”

许多朋友呼吁我再进一步地阐述清楚,为什么工业4.0不适合中国台湾。

工业4.0是德国首先提出来的一个制造业策略。当一个组织在某个产业处于领先地位的时候,最好的策略就是让所有竞争对手都抄袭自己的策略、跟随自己的脚步;只要一切条件相同,那么领先者永远领先。

美国、欧洲、中国也都算是工业大国,却纷纷中了德国的招,也跟着后面谈“第四次工业革命”“制造2025”,来呼应德国的工业4.0。

产品比制造或工业更重要

我对工业4.0没有好感,就从这个名字开始。现今的高科技潮流已经走向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,我们还在谈工业,岂不是距离越来越远?所以我才会强调,“产品”比“制造”或“工业”更重要;如果没有产品,哪来的制造和工业?

工业4.0的概念其实很简单,就是把原来的计算机整合制造(Computer-IntegratedManufacturing, CIM)和弹性制造系统(Flexible Manufacturing System, FMS)的先进制造环境,透过互联网延伸到前端的销售环节,借此期望能够从销售环节的大数据分析,得到市场和消费者对个性化和订制化的需求,再透过互联网链接到工厂的弹性制造系统,达到少量多样的生产模式。

因此,工业4.0的前提,是生产工厂必须能够做到计算机整合制造和弹性制造系统,否则即使有来自销售环节的需求,工厂也可能没办法生产出来。而中国台湾目前的生产制造工厂,包含传统产业、IT产业、电子产业,都还没有办法做到这两者。

如果工厂已经做到这两者,那么接下来的挑战,就是如何在互联网时代与社交化时代之中,创造新的前端销售模式,以满足消费者对个性化和潮流时尚的需求。

虽然中国台湾的电子制造业实力强大、许多传产品牌和销售通路也有些知名度,但很不幸的,中国台湾在生产制造端和品牌销售端,和先进国家都有相当大的差距。

狂销的网红成衣店铺

这里就以消费者最熟悉的传统成衣行业来做一个例子。

1988年出生、2012年在中国创立“Lin Edition Limit”(以下简称Lin家)品牌的创始人张瑜,是浙江平湖所谓的“厂三代”;自爷爷辈起,他们就是做服装的家族企业,甚至一度名列中国私有企业一百强,而且还是优衣库(Uniqlo)等国际品牌的代工厂。

张瑜从小还在穿开裆裤时,就整天待在家族企业的会议室里听长辈们开会。他和众多富二代一样,高中毕业之后就被送往国外念书,为将来继承家族企业做准备。

2010年回国后,张瑜直接进入家族企业工作。当时,公司的商业模式传统而稳定,加上拥有数量可观的长期客户,所以张瑜其实只要在办公室喝喝茶、接接客户的外贸订单,一年营收就很可观了。

他的妻子“Lin”张林超,同时期从伦敦留学回国。这位同是“厂二代”的漂亮女孩在伦敦时,在中国留学生圈中就已小有名气,个人微博账号粉丝近百万。回国后,她开了一家淘宝女装店,目标客户就定位为“海龟白富美”。和大多数初创时的女装店主一样,张林超的第一批货是张瑜家工厂的外贸尾单。张林超是个专业买家、品味不俗的设计师、固执但出色的管理者和决策者,然后顺便才是模特儿、网络红人。

一直没有太关注淘宝的张瑜,惊讶地发现妻子这个从零开始的淘宝店铺,年销售额竟然在短短几年内就高达千万人民币。

Lin家今年四月一次女装新品在淘宝店上市,一瞬间数万人进店抢购;仅仅用了一分钟,十五款新品现货被抢购一空,平均客单价超过人民币一千元。

当晚八点,另一家红人店铺张大奕开始上新品,其中一款裙子当晚就卖掉五千条。

张大奕是中国瑞丽经纪的当家模特儿,在淘宝开店一年半,成交笔数三十二万、月销售额数百万人民币,已经是淘宝五皇冠店铺。

大数据下的成衣产业链

要了解这是怎么回事,就必须回顾一下传统成衣行业的变革。

由欧洲时尚品牌利用模特儿伸展台上发布潮流,然后名设计师设计产品、亚洲成衣代工厂生产,再透过实体店面铺货,最后到达消费者手中,已经是几个月后的事了。西班牙的Zara则把这套体系变成“买家模式”,并且取得巨大的成功。简单地说,他们的模式就是把时装周、名牌店、大卖场等等销售最好的衣服,局部修改后下单生产,十天便能上架出货,以低价让广大消费者也能够穿着类似名牌的服装。

这就是一种透过大数据分析消费者的需求,然后以快速、大量、低价铺货的营销策略模式。老实说,这就是山寨,也难怪Zara经常卷入许多版权诉讼。

淘宝上的红人时尚成衣商店,则采取不一样的模式。他们利用互联网社交平台,在部落格、微博上面建立社交,吸引粉丝持续和高频率的互动,再从其中收集消费者对时尚服装的潮流和需求,进而设计产品,然后透过网络红人的效应来做产品营销。

两者都是透过大数据来辅助,我把Zara的大数据模式叫做“事件发生后数据”(After the Fact Data),Lin家的我把它叫做“事件发生前数据”(Before the Fact Data)。

从名称来看,就可以知道Lin家的数据应该是更实时、更精准的。

高速演化中的网红店铺模式

如果说Zara是“工业经济时代的快时尚”模式,那么Lin家的就可以叫做“社交时代快时尚”的网红经济模式。简单说,就是社交媒体、电商平台加上网红经济,造成了这样一个最先进的模式,但是这个网红店铺模式才刚刚开始,并且正在高速演化中。张瑜家族创立的新成达集团,有四家工厂和几千名工人,服装年订单量数百万件,拥有成熟的供应链和大量生产的能力。

然而,传统供应链中几十人一条产线的大流水线,并不能适应互联网销售迅速迭代的小批量生产。于是他索性从原有供应链之中,优先挑选资深技术骨干,舍弃并打散传统供应链中的大流水线,改成三、四人的小组制,灵活调整生产计划,以适应互联网销售的小量生产。

比改造生产线更痛苦的问题在于布料。一件海军风的裙子,一天之内卖出两千件;但除了三百件现货之外,工厂只准备了三百件布料,于是必须和更上游的布料厂协商,以加价方式订货。但因为是订制布料,所以无论如何都需要七天,才能送上服装制作的流水线。

电子商务在零售端颠覆这么多年,才让成衣厂这一环节逐渐改变,渐渐互联网化。至于上游的布料供货商,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真正清醒过来。

不一样的底蕴,不一样的模式

传统成衣行业的变革,是从零售端开始网络化。透过社交媒体做市场营销,透过电商做销售,再透过粉丝互动取得潮流趋势和市场需求,并透过网红引领风潮,导致预售为主、库存极少,业务由数据驱动,然后再倒逼供应链和传统成衣厂进行改造。

以传统成衣行业为例,这些变革正在中国进行中,上网搜寻可以看到无数的讨论文章和成功案例。可是,工业4.0这个字眼极少出现。

热门的关键词是:互联网、社交媒体、电子商务、粉丝经济、网红经济、红人商店、红人店铺、网红孵化器等等。偶尔会看到,供应链、生产线、小批量生产等等。

在中国,除了传统产业之外,同样的变革也开始发生在消费电子和其他高科技产业。除了网红直播,还加入许多高科技元素,例如虚拟现实、增强现实、无人机、全像摄影等等,更加丰富了零售端的内容。

上一篇:前7月工业企业利润33491亿 同比增11.7% 下一篇:没有了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